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协会介绍 新闻中心 协会动态 详情

返回首页 >>

协会动态 News Center

仲格嘉:用科学数据诠释新时代藏医药

来源:经济参考报 曾德金 发布时间:2021-12-22 15:04:26 阅读:64

  藏医药是我国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少数民族医药的优秀代表之一,在治疗心脑血管、肝胆肠胃、风湿疼痛等疾病方面优势突出。《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专访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藏医院院长仲格嘉了解到,新时代我国藏医药事业在“传承精华、守正创新”精神的指引下,迎来蓬勃发展的历史机遇。在政策机制体制、产学研医等各界持续推动下,藏医药正在加速走出雪域高原,服务更广大患者。与此同时,未来藏医药的发展也面临资源瓶颈、基础科研亟待加强以及配套政策尚未落地等方面难题。仲格嘉建议,藏医药科学研究短板亟待突破,用科学数据诠释藏医药,这是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


  新时代迎来新发展


  仲格嘉认为,作为中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藏医药也是健康中国建设的内容。近年来,藏医药事业以“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为发展指引,从医疗、教育、科研、文化和产业等多方面发力,在新时代迎来新发展机遇。


  数据显示,近年来,在藏医药服务体系建设方面,党和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对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和市地级藏医院进行全面改扩建,截至2020年年底,西藏公立藏医医疗机构发展到44所,拥有藏药国药准字号311个,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藏医药服务覆盖率分别达到94.4%和42.4%。


  仲格嘉介绍说,为了贯彻落实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精神,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党组委派北京藏医院组成调研组,于2021年9月赴西藏,就新时代藏医药产业发展的趋势和方向进行调研,推动藏医药产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未来藏医药将围绕“四个世界一流”的构想,进行谋篇布局,即打造世界一流的藏医药企业、世界一流的藏医药大学、世界一流的藏药科研平台、世界一流的藏医院,通过“以医带药”的方式在对口援藏省市培育藏医院,以疗效为依托、以科学技术为手段、以优秀文化为吸引,助力藏医药走出高原,逐步培育相关产业。


  据了解,西藏多部门此前联合出台《西藏自治区医药工业发展规划(2017-2025年)》,明确大力发展中(藏)药,积极发展医药大健康产业。到2025年,全区藏药材规范化种植基地面积将达到3万亩以上,医药工业产值年均增速保持在12%以上。


  提高藏医药的再认知


  仲格嘉告诉记者,藏医药学有着3800多年的悠久历史,但由于过去缺乏宣传,藏医药一直不被外界所认识。以藏医药浴疗法为例,2018年,“藏医药浴法”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在北京藏医院,藏医药浴科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为国家级重点专科,因对骨关节炎、痛风、肢体康复等常见多发病的独特疗效而受到国内外患者的青睐。


  另据了解,近年来藏医药巨著《四部医典》成功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藏医天文历算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仲格嘉建议,新时代藏医药的高质量发展须以“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为指引,遵循藏医药发展规律,逐步健全藏医医疗服务体系,加大藏医药人才培养力度,未来应在政策机制体制、藏药资源有序利用、藏医药科研平台建设、藏医医联体建立等方面,充分发挥各方合力。


  “新时代藏医药的发展,特别是藏医药的宣传推广,应更多使用科学数据,逐步使人们接受并信赖藏医药,讲好‘科学话’,提高人们对藏医药的再认知。”仲格嘉说。


  仲格嘉向记者举例说,在山南市藏医院,他了解到该医院自主研发的藏医信息系统。这套系统汇集了藏医脾胃科、脑病科、治未病科等多个重点专科在藏医药信息化建设方面取得的长足发展,包括藏文版的门诊、住院病历,这为藏医药疗效循证研究奠定了基础。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藏医药研究所通过系统研究,在大量科学数据的支撑下,于2020年成功开发出北京市首个藏医院内制剂“胆宁散”,开启了藏医药从处方到院内制剂再到新药的有益探索。


  不过,仲格嘉也提出,藏医药科学研究的思路、方法、后期数据分析等方面存在短板,“在国内国际平台用科学数据诠释藏医药,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开展的工作。”他说。


  三大难题待解


  仲格嘉指出,当前,藏医药走出高原、服务更广大患者面临资源瓶颈、基础科研不足以及配套政策尚未落地等三大难题。


  首先,由于生长环境特殊,纯天然生长的藏药材资源量非常有限。如何突破资源保有量与环境承载力的瓶颈?仲格嘉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藏药种质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对藏医药的发展具有长远的战略意义,一定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在环境友好的前提下,采用仿野生种植的思路解决藏药材资源短缺和品质稳定的问题,已经成为业界关注的热点。中国藏学研究中心藏医药研究所在西藏成功开展了濒危藏药材绿绒蒿人工繁育,随着进一步的驯化和大范围推广,为解决这类多年生常用濒危藏药材提供了一个方案。


  其次,在基础科研方面,藏医药仍存在明显不足。“在西藏甘露藏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行实地考察时我了解到,该药企成功申请注册了藏药饮片,开展了一些藏药材人工繁育和仿野生种植,这为藏医的个性化给药、随方调剂、资源有序利用等奠定基础。”仲格嘉说,但与此同时,在高原地区开展藏药科研的基础研究仍然面临人才的匮乏和自然环境的制约。以动物实验室为例,由于高海拔缺氧等原因,如果按照行业标准建设,通常会遇到运行成本过高等问题。实验数据的缺失往往又导致基础科研的不足。


  再次,仲格嘉指出,包括藏医药在内的中医药和西医药相互补充、协调发展,共同担负着维护和保障人民健康的任务。提升藏医医疗服务体系的发展水平,仍然有待相关配套政策的支持。仲格嘉举例说,藏医药发展执业的医药卫生政策如何在对口援藏省市完善?这就需要对应的配套政策加以推进。“《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总则中明确指出:‘中医药是包括汉族和少数民族医药在内的我国各民族医药的统称。国家采取措施,促进和规范少数民族医药事业发展。’在近年国家医保政策调整的过程中,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在调整本区域目录时,先后将藏医诊疗项目单独列出,明确了藏医项目内涵、收费标准、医保支付依据,使藏医药的发展在国家医保支持下有效服务患者。如果要实现‘以医带药’的方式培育、发展藏医药产业,这些配套政策就需要在更多省区落地。”


  “总之,通过科研的有力支撑、政策法规的逐步完善,藏医药在新时代必将迎来新的大发展。”仲格嘉说。